字号:

伫立于“诗歌级”C位的浦东美术馆,向世界昭告上海的诗意与美好

2021-07-14   文汇报  范昕

浦东美术馆为城市营造一种诗意、舒适的美。 陈颢摄 制图:李洁

 

嘉宾:让·努维尔(法国著名建筑师、普利兹克奖得主)陈晨(让·努维尔事务所合伙人、让·努维尔中国事务所负责人)

这几天,伫立于小陆家嘴滨江城市C位的浦东美术馆甫一启幕,便刷屏网络,成为新晋网红打卡地。《光:泰特美术馆珍藏展》《蔡国强:远行与归来》等同时亮相的四大开馆展,集结数百件艺术珍品,掀起观展热潮。而很多人或许并不知道,由法国知名建筑师、普利兹克奖得主让·努维尔操刀设计的这座美术馆,其建筑本身就已是惊艳世界的艺术品,值得人们慢慢走进,细细赏味。

与小陆家嘴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同框,浦东美术馆从外观上看其实并不“出挑”。它为城市营造的是一种诗意的美,舒适的美。这样的美里,藏着什么奥秘?如何悄然提升着人们的幸福感?又为世界贡献了一个怎样的美术馆范本?为此,本报专访了法国著名建筑师、普利兹克奖得主让·努维尔,以及让·努维尔事务所合伙人、让·努维尔中国事务所负责人陈晨。

坐拥“诗歌级”地理位置,不参与城市天际线竞争,而辟出无界延伸的艺术“领地”

文汇报:此前你将浦东美术馆所处的地理位置比喻成“诗歌级”。如此黄金的地理位置给你的设计带来了什么样的灵感?

让·努维尔:小陆家嘴不缺少标志性建筑物。我和我的团队花了很长时间调研,认为浦东美术馆这座建筑应该从属于它所处的小陆家嘴、从属于黄浦江,而不是参与到上海城市天际线的竞争中去。

我们选择让浦东美术馆成为一方艺术“领地”。这像是沉静融合在广袤大地上的雕塑,一整块延伸至江边、与地景及空间小品自然而然连贯在一起的白色岩体。美术馆建筑在这块岩体上被雕琢出来,表面由4公顷温暖的白色花岗岩覆盖。起伏的景观和周围的大边缘,构成了一个边长约700米的巨大V形线性花园,分布着雕塑、当代艺术品及灯光。我特意想要模糊美术馆与所处区域的边界,像是在和黄浦江、和周边空间玩一场互动游戏。

文汇报:浦东美术馆如何以建筑的独特性,表现出上海这座城市独特的魅力?

陈晨:让·努维尔没有固定的设计风格,但他的每一个项目都一定会依据所在区域给出回应。“为上海”与“传承”,是让·努维尔在浦东美术馆设计竞标书第一页开宗明义的关键词。上海是国际一流都市、国际金融中心,这座美术馆地处黄浦江边,小陆家嘴金融区,场地的地标性决定了它必须是国际一流的。让·努维尔要为上海设计一座能够代表最高技艺的世界顶级美术馆,以供上海未来的建设者以此作为承接,继续为这座城市增加地标性建筑。这也是与市政府及浦东新区的期望不谋而合的。

因而,我们将浦东美术馆设计成了一个具有“领地”概念的街区美术馆。并非抵达美术馆主入口,而是当踏上东方明珠门前铺着白色地砖的公共艺术花园时,踏上滨江沿岸白色基座的观景平台时,你就已进入浦东美术馆的领地,感受到艺术的气息——这样的美术馆全球罕见。

时而穿行画中,时而品读城市,舒适的观展体验正是美术馆所释放的迷人诗意

文汇报:众所周知,你的作品擅长运用光影,总是富于诗意。在浦东美术馆的设计中,你如何将光影与诗意注入建筑?

让·努维尔:建筑就是艺术,浦东美术馆必须证明这一点。我们采取的基本策略是,让艺术成为建筑中最根本的元素,这样的设计理念可以说贯穿于建筑的每一根线条、每一处空间、每一个细节中。诗意的维度在浦东美术馆的表达中尤为重要。建筑与艺术在对话中永存,艺术与诗性在建筑中不断打磨彼此的意义。

美术馆西侧面向外滩的两个镜厅,是我们精心呈现的一个巨大惊喜。这是采用长50米、高18米的大玻璃上下叠放而创造出的两个巨大内部空间,基底长53米,宽度为5.2米,以容纳艺术作品和观众。两处空间内都安置了整面高反光的LED屏幕,呈现变幻莫测的视觉景观,有时成为装置空间或表演空间,有时变身视频空间。这甚至是一台观看外滩的双全景投影仪,根据不同强度的光线反射出外滩的双重全景,也把美术馆艺术作品的反射片段叠加在外滩的映像上。我们想借镜厅引入一个超越场地、超越建筑的维度。这来自现代艺术之父杜尚的作品《大玻璃》中提到的“第四维度”——时间。浦东美术馆尽管不参与城市天际线竞争,却将通过镜厅映出城市天际线。这种映射不是水面上模糊的倒影,而是细致的、可阅读的。

对于美术馆而言,光线十分重要。镜厅的设计使自然光的完全导入成为可能。在美术馆常规的展厅里,同样有着很多窗户,可以引入自然光,也可以在必要时关闭,还可以悬挂一道精致的帆帘以过滤光线,创造固定的阴影。

文汇报:尽管体量较大,拥有交错丰富的内部空间,徜徉在浦东美术馆的观展体验却颇为舒适。从建筑设计上来说,这是如何做到的?

陈晨:浦东美术馆共有13个经典的“白盒子”展厅,数量不少。我们意欲带给公众不一样的参观感受,一方面想规避得不到喘息机会的观展,另一方面想让观众随时知道身处何处。这样的考虑也始终贯穿美术馆设计。

展厅以外,我们设置了大量的公共空间,比如首层大厅门前的艺术广场,滨江400米长的艺术广场,连接美术馆的人行桥,正对外滩的镜厅,没有屋顶的空中花园。这些都将令观众在观展过程中获得喘息的机会,欣赏风景的机会。这也意味着,美术馆的物理空间能够对其周围城市的美丽景色作出各种各样的取景与观景选择,让观众时而穿行画中,时而品读城市。

建筑内部,每一个展厅门前都辟出一块公共空间,供大众聊天、放松、消化展览,甚至可以演变成多样化的展示空间。展厅内不同明暗、高低的光线也调节着空间的体验感。观众随处邂逅的,还包括咖啡厅、顶楼餐厅、阅览休息室、文献中心、少儿教育空间、艺术品商店等各种功能性设计。

文汇报:浦东美术馆“以观众为中心”的理念颇为引人注目。除了观展的舒适,还有哪些细节无形中渗透着这样的理念?

陈晨:以人为本、以观众为中心,是浦东美术馆的核心,也正是美术馆诗意的一种体现。

美术馆本是殿堂级建筑物,然而,沿着城市道路行走,不需要爬台阶,人们便可借由微微起伏的坡道,直接步入浦东美术馆大厅,这在国内的美术馆中可以说绝无仅有。并且,我们在大厅设置了两个主入口,一个迎接从滨江方向汇入的人流,一个迎接陆家嘴地铁站以及东方明珠方向而来的人流。这样的艺术殿堂不再高高在上,而是一个真正与城市道路、花园对接的空间。同时为了方便公众参观,美术馆二层也设有一条步行天桥,连通滨江的观景平台。

环绕美术馆外墙,人们可以360度无障碍地散步,没有任何区域将大众挡在外面,也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可能影响到行人的安全。28米高的屋顶花园也是360度的城市观景台,这里看不到任何裸露在外的机房,它们统统被我们用建筑语言如扶手、栏杆、小盒子、种植园等方式包裹起来。

美术馆参观过程中,每一层的多个展厅没有传统意义上美术馆前场和后场的分别,而是全平面打开,让观众打破观展顺序自由贯穿,这样的意义非常重大,意味着观众拥有更多的选择权利。

这些细节都可谓运用了当今世界一流的理念。

美术馆之于城市的魔力才刚刚开启,还有更多惊喜有待艺术家去创造、有待大众去发现

文汇报:对于浦东美术馆的未来,你报以什么样的期待?世界还可以报以什么样的期待?

陈晨:从设计之初,浦东美术馆就致力于成为一座面向未来的美术馆。其展厅硬件可以承接全世界最珍贵的展品和文物。并且我们认为,这里必须拥有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展示空间,为上海这座国际一流城市、为小陆家嘴金融区贡献一个世界一流的地标,也为美术馆自身赢得全球应有的学术地位。

浦东美术馆里的两个镜厅以及中央展厅X,都是全球首创的特殊展示空间。它们将挑战世界上最顶级艺术家,任其大开脑洞。以中央展厅X为例,它位于建筑中心,纵深34米、长宽均17米,贯通地下一层至地上四层,“X”之名即寓意无限可能。就是在中央展厅X,蔡国强此次因地制宜地打造了奇观装置《与未知的相遇》。不过镜厅目前尚无艺术作品“填充”,还有待艺术家“起笔”。

即便在全球通行的“白盒子”展厅里,浦东美术馆也以对于天光多样化选择的独特设计,给艺术家和艺术布展创造了更多可能性。

这些全球首创的设计,都是为了让浦东美术馆能够在全球知名城市的美术馆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一提伦敦的美术馆,我们不禁想到泰特现代美术馆,它有着由工业遗存转身而来的涡轮大厅;一提纽约的美术馆,我们不禁想到古根汉姆美术馆,它有着花状天窗装饰而成的中庭;一提巴黎的美术馆,我们不禁想到大皇宫美术馆,它有着硕大的玻璃穹顶……这些独一无二的空间,成就了多少艺术名家的经典作品。与这些世界顶级美术馆竞争,浦东美术馆已经拥有得天独厚的物理条件。今天美术馆超大独特空间真正的意义,正是在于帮助艺术家扬名全世界,也帮助这家美术馆扬名全世界。

让·努维尔:希望浦东美术馆能够成为一张邀请函,向世界上每一位对艺术感兴趣的人、每一位艺术家发出邀约,给他们多一个来到上海的理由。


评论 0 条评论 登录 注册
    暂无内容